每个人心里都有恶魔——每个人都在玩石头

订阅『在生活』 『在生活』内容相对比较分散,我们已经把所有发布的内容都融合到了一个Feed,欢迎大家通过后面这个统一的地址订阅,我们以后还会融合更多的内容进来。



11月
23

每个人心里都有恶魔?是的。

为什么这次选用这个题目,其实我自己也很难有个明确的解释。可能是最近谈论以及思考了比较多的,关于小时候的教育和现在社会现实的问题。

 

刚好前两天看了一个喜剧片:《人细鬼坏》(Mean Spirit)。说起来是喜剧,其实在轻松之余,让我思考到的,应该是很深刻的东西。

这个片子,如果去掉对白,我们看到的故事,仅仅只是一个很平凡普通的育儿故事而已。但是加上了对白,加上了BB的心理活动,就产生了完全不同的效果了。

我第一时间想到了余光中的《我的四个假想敌》。同样是轻松的叙述方式,但道理讲的很深刻。

 

我提到上面的电影和文章,建议大家去看看,不过我不是想写影评或者书评,只是想表达一种想法。这种想法一直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整个社会都充斥着“敌对, 敌意”,我称他们为“心灵的恶魔”,而在我心里,或许他们只应该是“假想敌”而已。

很小的时候,学生之间就会因为成绩的问题陷入一些莫名其妙的对立状态;

可能现在还有因为家庭环境也可能陷入某种对立。不仅仇穷,而且仇富,估计某种程度还会仇不穷也不富(写下这话,我自己都觉得很囧,现在做人还真不容易。);

老师和学生的对立:老师需要威信,学生需要服从。举个例子:我记得最深刻的就是我读小学初中的时候成绩比较好,又习惯了独立思考,所以经常会和老师争论,有时候老师被说的没理由了,就直接说这是教参要求的,你背下来就行了(真是绝对的杀手锏啊!);
老师需要天生不信任学生,而学生需要天生信任老师。举个列子,c跟我讲,她小时候有次作文写的好,结果带来的便是老师的怀疑,还去问家长这文章是不是她写的。(周围的朋友多多少少都有被一些好心老师的某些糊涂事情给打击过,有的甚至是致命的。)

还有,学生与家长之间的对立,同上。

不过,小时候还好,不合适的小孩行为,都可以被叫做“叛逆”。是人小时候都有过。也没什么的。

 

但是,为什么,我们长大了之后,整个社会还是这样呢?

最近看到的比较多的是获奖了都不敢去领(不知是真是假);做事情的时候,别人做的比自己好,通常就会有人这么想:“要么肯定是有人帮忙,要么就肯定是作弊了”;小朋友在自己面前摔倒了,不敢随便去扶起来,因为人家家长会过来骂你撞倒了他的小孩,如果看到有车祸,那我猜想也是不敢随便送人去医院的,道理同上;还有很多很多,我想每个人都会深深的感到这些问题了。

也难怪那么多大学生,或许还有高中生,和已经毕业的学生,都在满世界喊着“我好冷,我好寂寞”!

真的,其实也不能怪某一个人,现在这已经是个社会问题了。不是冷,也不是寂寞,而是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冷漠造成的,这种冷漠还不是一般的冷漠,而是从小时候一直持续到长大,甚至持续到老年的冷漠。更严重的是,我们还要同时遭受自己内心由内而外,周围社会由外而内两种冷漠共同夹击的。

 

或许这些也只能算是我的一个联想。而这个联想,之与我的意义,甚至是有些恐怖的。

石刑,是死刑执行方式。属于一种钝击致死的处刑方式。的确很残忍,上图照片中只是西红柿而已,已经很恐怖了。其实还有些讽刺,因为我们自己心里存在的“天生敌意”的想法,或多或少,都是在对自己执行着这种残忍的刑法。

我之所以会觉得恐怖,倒不是担心我会刻意去成为扔石头的人,而是,我担心自己会成为那个被吊起来被石头扔的人。

不过,我想比起我感到的恐怖,有更多人会比我更害怕,因为他们都在拼命玩石头,既是扔石头的人,也是被石头扔的人。

 

也许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从小就生活在一种我自己认为没有需要拥有“敌意”想法的环境里。期间吃过不少苦头,也被同学欺负过,但我还是没有本能的树立起这种“敌意”,那时候,我觉得更应该多看书,多学东西,充实自身,而不是去浪费时间在意别的事情。

更幸运的是,在比较关键的几件事情上,我得到的也是一些正面的信息:

我的小学启蒙老师给予我的信任,让我觉得教师在我的生命中是一个可以信赖的角色。同时,我自己也愿意长大成为一名教师。

同学之间,我从来没有“敌意”过任何人,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敌意”我的人不在少数,只是我自己天生愚钝,楞是没感觉到,还好我没感觉到,要不然,我想我也会陷入某些我不想陷入的陷阱里面。

我高中以前去买东西的一小会时间里,自行车从来不锁的,当然也从来没被盗过。那时候我可能真的相信天下无贼吧。现在想来可能原因有二:一个是偷车贼不多。二个就是贼比较胆小,不锁的车不敢偷,因为车主随时会回来。

还有一件事,在假化缘真作案流行的那个年代。我居然善良的给人家开门,还给人家做饭,当然我没出事,因为我遇到的是真的化缘的人。他们连门都不进,一直站在门外。而且,只吃了米饭,其他的东西都没有碰,包括鸡蛋和青菜(好像里面有猪油),我那时候还是个小孩子,不太懂这些佛门规矩,以为只有肉才是荤菜。

总之,小时候的教育、家庭、环境没有能让我学会“天生敌意”的思维,所以,到现在我也还不太会去这样来思考问题。

虽然,这样子在社会上生活着,会有些许艰辛,但是,心灵上会感到很轻松。说白了,就是很天真,放眼看去,世界一片光明。但是,这种天真的心理,如果全社会人人都拥有,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我始终认为,人最具有创造力的时候,应该是还在做BB的时候,那个时候,只要他接受到的信息足够正确,那么他长大后才会真正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所以,小时侯的教育对一个人,对于整个社会都是很重要的。这里的重要不是形式,而是内容。重要的不是教本身,而是怎么教,教什么?而且不是只有一个老师,一个学校在教,而是整个社会都在教。通常,我们从社会上学到的东西才是最多的。

谈到这里,我或多或少,对现在的一些教育情况有些失望。我也做过老师,我深知学生们是多么的无助。家长,老师,有时候都有意无意的成为了扼杀他们天份的帮凶。不该教的教一堆,真正该教的都没有教。

有些很浅的东西,比如做人的道理,比如应该感恩,比如不应该“天生敌意”,等等。小学的时候,因为觉得孩子小,所以没教;等大一点了,又觉得孩子这时候应该多考些分,故而又错过了;一不小心,到了高中,一个是因为学业紧张,一个是因为大人讲的,他们也不一定会听了,所以又很巧的错过了;再到了大学,更没人能教这些了。

于是乎,他们毕业了,这些问题一下子就质变为社会问题了。谁都付不了这个责任,唯有社会给担着,但是这种问题,社会也担不起的,这是上一代人或是更多代人的错,并不是孩子们的错,最后却要孩子们自己承受,这是多么悲惨的事啊。

 

有句话说的好,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其实,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应该去想办法补救的。可能对于个人会辛苦一点,但是这件事对于社会来讲的意义是很重大的。我想如果可以选择,谁也不愿意在这种成天担心被石头扔死的世界里就这样生活着吧?

蚂蚁以前是真正的天真一派,什么情况下,都是先与人为善,所以,吃了不少苦。

现在长大了,经历的事情多了,就没那么傻了。

我目前的处事哲学是:待人处事,先往好的方面想,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与人为善。实在做不到与人为善,也要坚持不做恶。

 

蚂蚁写这篇文章,只是为了让大家都明白和认识自己心里的恶魔。当然也许只有天使,没有恶魔。
我也是凡人一个,我没有通天法眼,所以我也不敢说自己就是对的。只是,我自己想到了这么多,也写下了这么多,希望能给看到了这些文字的人,带来一些有益的思考。。。

2 条评论!

小朱啊 的头像
小朱啊 (未验证)

那张图片好恐怖。。。

蚂蚁来了 的头像

其实,某种程度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其实那只是西红柿。

--------------------------------------所以,心理的恐惧才是最恐怖的。

螞蟻來了——O型射手:特別喜歡探究真理的傾向,因此特別注意哲學和宗教,甚至會有預測未來的神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