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媳妇教育孩子的方法,令中国婆婆大开眼界,附:中外傳統家庭教育得與失[转贴]

订阅『在生活』 『在生活』内容相对比较分散,我们已经把所有发布的内容都融合到了一个Feed,欢迎大家通过后面这个统一的地址订阅,我们以后还会融合更多的内容进来。



1月
22

2011年最新更新多一篇轉貼。祥見下面~
在新年裡,希望小孩子們的世界能夠越來越好,而不是如我們大人的世界一般越來越糟。。。

儿子去美国留学,毕业后定居美国。还给我找了个洋媳妇苏珊。如今,小孙子托比已经3岁 了。今年夏天,儿子为我申请了探亲签证。在美国待了三个月,洋媳妇苏珊教育孩子的方法,令我这个中国婆婆大开眼界。

不吃饭就饿着

每 天早上,托比醒来后,苏珊把早餐往餐桌上一放,就自顾自地忙去了。托比会自己爬上凳子,喝牛奶,吃面包片。吃饱后,他回自己的房间,在衣 柜里找衣服、鞋子,再自己穿上。毕竟托比只有3岁,还搞不清楚子的正反面,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脚。有 一次托比又把裤子穿反了,我赶紧上前想帮他换,却被苏珊制止了。她说,如果他觉得不舒服,会自己脱下来,重新穿好;如果他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那就随他的 便。那一整天,托比反穿着裤子跑来跑去,苏姗像没看见一样。

又一 次,托比出去和邻居家的小朋友玩,没多大会就气喘吁吁地跑回家,对苏珊说:“妈妈,露西说我的裤子 穿反了,真的吗?”露西是邻居家的小姑娘,今年5岁。 苏姗笑着说:“是的,你要不要换回来?”托 比点点头,自己脱下裤子,仔细看了看,重新穿上了。从那以后,托比再也没穿反过裤子。

我 不禁想起,我的外孙女五六岁时不会用筷子,上小学时不会系鞋带。如今在上寄宿制初中的她,每个周末都要带回家一大堆脏衣服呢。

一 天中午,托比闹情绪,不肯吃饭。苏珊说了他几句,愤怒地小托比一把将盘子推到了地上,盘子里的食物洒了一地。苏姗看着托比,认真地说:“看 来你确实不想吃饭!记住,从现在到明天早上,你什么都不能吃。”托比点点头,坚定地回答:“Yes!”我 在心里暗笑,这母子俩,还都挺倔!

下午,苏珊和我商量,晚上由我 做中国菜。我心领神会,托比告别爱吃中国菜,一定是苏珊觉得托比中午没好好吃饭,想让他晚上多吃点儿。

那 天晚上我施展厨艺,做了托比最爱吃的糖醋里脊、油闷大虾,还用意大利面做了中国式的凉面。托比最喜欢吃那种凉面,小小的人可以吃满满一大盘。

开 始吃晚饭了,托比欢天喜地地爬上凳子。苏珊却走过来,拿走了他的盘子和刀叉,说:“我们已经约好 了,今天你不能吃饭,你自己也答应了的。”托比看着面容严肃的妈妈,“哇”地 一声在哭起来,边哭边说:“妈妈,我饿,我要吃饭。”“不 行,说过的话要算数。”苏珊毫不心软。

我 心疼了,想替托比求情,说点好话,却见儿子对我使眼色。想起我刚到美国时,儿子就跟我说,在美国,父母教育孩子时,别人千万不要插手,即使是长辈也不例 外。无奈,我只好保持沉默。

那顿饭,从始至终,可怜的小托比一直 坐在玩具车里,眼巴巴地看着我们三个大人狼吞虎咽。我这才明白苏珊让我做中餐的真正用意。我相信,下一次,托比想发脾气扔饭碗时,一定会想起自己饿着肚子 看爸爸妈妈和奶奶享用美食的经历。饿着肚子的滋味不好受,况且还是面对自己最喜爱的食物。

临 睡前,我和苏珊一起去向托比道晚安。托比小心翼翼地问:“妈妈,我很饿,现在我能吃中国面吗?”苏 珊微笑着摇摇头,坚决地说:“不!”托比叹 了口气,又问:“那等我睡完觉睁开眼睛时,可以吃吗?”“当 然可以。”苏珊温柔地回答。托比甜甜地笑了。

大 部分情况下,托比吃饭都很积极,他不想因为“罢吃”而 错过食物,再受饿肚子的苦。每当看到托比埋头大口大口地吃饭,嘴上脸上粘的都是食物时,我就想起外孙女。她像托比这么大时,为了哄她吃饭,几个大人端着饭 碗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她还不买账,还要谈条件:吃完这碗买一个玩具,再吃一碗买一个玩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这身

有 一天,我们带托比去公园玩。很快,托比就和两个女孩儿玩起了厨房游戏。塑料小锅、小铲子、小盘子、小碗摆了一地。忽然,淘气的托比拿起小锅,使劲在一个女 孩儿头上敲了一下,女孩儿愣了一下,放声大哭。另一个女孩儿年纪更小一些,见些情形,也被吓得大哭起来。大概托比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站在一旁,愣 住了。

苏珊走上前,开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她一声不吭,拿起小 锅,使劲敲到托比的头上,托比没防备,一下子跌坐在草地上,哇哇大哭起来。苏珊问托比:“疼吗?下 次还这样吗?”托比一边哭,一边拼命摇头。我相信他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托 比的舅舅送了他一辆浅蓝色的小自行车,托比非常喜欢,当成宝贝,不许别人碰。邻居小姑娘露西是托比的好朋友,央求托比好几次,要骑他的小车,托比都没答 应。

一次,几个孩子一起玩时,露西趁托比不注意,偷偷骑上小车, 扬长而去。托比发现后,气愤地跑来向苏珊告状。苏珊正和几个孩子的母亲一起聊天喝咖啡,便微笑着说:“你 们的事情自己解决,妈妈可管不了。”托比无奈地走了。

过 了一小会儿,露西骑着小车回来了。托比看到露西,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抢过了小车。露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苏珊抱起露西,安抚了她一会儿。很快,露西就和别 的小朋友兴高采烈地玩了起来。

托比自己骑了会车,觉得有些无聊, 看到那几个孩子玩得那么高兴,他想加入,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蹭到苏珊身边,嘟囔道:“妈妈,我 想跟露西他们一起玩。”苏珊不动声色地说:“那 你自己去找他们啦!”“妈妈,你陪我一起去。”托 比恳求道。“那可不行,刚才是你把露西弄哭的,现在你又想和大家玩,就得自己去解决问题。”

托 比骑着小车慢慢靠近露西,快到她身边时,又掉头回来。来回好几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托比和露西又笑逐颜开,闹成了一团。

管教孩子是父母的事

苏 珊的父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听说我来了,两人开车来探望我们。家里来了客人,托比很兴奋,跑上跑下地乱窜。他把玩沙子用的小桶装满了水,提着小桶在屋里四 处转悠。苏珊警告了她好几次,不要把水洒到地板上,托比置若罔闻。最后,托比还是把水桶弄倒了,水洒了一地。兴奋的小托比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还得意地光 着脚丫踩水玩,把裤子全弄湿了。我连忙找出拖把准备拖地。苏珊从我手中抢过拖把交给托比,对他说:“把 地拖干,把湿衣服脱下来,自己洗干净。”托比不愿意,又哭又闹。苏珊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拉到贮藏 室,关了禁闭。听到托比在里面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喊,我心疼坏了,想进去把他抱出来。托比的外婆却拦住我,说:“这 是苏珊的事。”

过了一会儿,托比不哭了,他在贮藏室里大声喊:“妈 妈,我错了。”苏珊站在门外,问:“那你知 道该怎么做了吗?”“我知道。”苏珊打开 门,托比从贮藏室走出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珠。他拿起有他两个高的拖把吃力地把地上的水拖干净。然后,他脱下裤子,拎在手上,光着屁股走进洗手间,稀里哗 啦地洗起衣服来。

托比的外公外婆看着表情惊异的我,意味深长地笑 了。这件事让我感触颇深。在很多中国家庭,父母管教孩子时,常常会引起“世界大战”, 往往是外婆外公护,爷爷奶奶拦,夫妻吵架,鸡飞狗跳。

后来,我和 托比的外公外婆聊天时,提到这件事,托比的外公说了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孩子是父母的孩子,首先要尊重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孩子虽然小,却是天 生的外交家,当他看到家庭成员之间出现分歧时,他会很聪明地钻空子。这不仅对改善他的行为毫无益处,反而会导致问题越来越严重,甚至带来更多别的问题。而 且,家庭成员之间发生冲突,不和谐的家庭氛围会带给孩子更多的不安全感,对孩子的心理发展产生不利影响。所以,无论是父辈与祖辈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分 歧,还是夫妻两人的教育观念有差异,都不能在孩子面前发生冲突。

托 比的外公外婆在家里住了一周,准备回加利福尼亚了。临走前两天,托比的外公郑重地问女儿:“托比想 要一辆玩具挖掘机,我可以买给他吗?”苏珊想了想,说:“你 们这次来,已经送给他一双旱冰鞋作为礼物了,到圣诞节时,再买玩具挖掘机当礼物送给他吧!”

我 不知道托比的外公是怎么告诉小家伙的,后来我带托比去超市,他指着玩具挖掘机说:“外公说,圣诞节 时,给我买这个当礼物。”语气里满是欣喜和期待。

虽 然苏珊对托比如此严格,托比去却对妈妈爱得不得了。他在外面玩时,会采集一些好看的小花或者他认为漂亮的叶子,郑重其事地送给妈妈;别人送给他礼物,他会 叫妈妈和他一起拆开;有什么好吃的,也总要留一半给妈妈。

想到很 多中国孩子对父母的漠视与冷淡,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洋媳妇。在我看来,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美国妈妈有很多值得中国妈妈学习的地方。

以上是转贴(原文地址http://ta.md/682/ ),个人观念固然重要,但是教育环境真的也很重要。目前来讲,我们是有心无力,必须要想办法突破。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两个的想法和行动都非常一致。

不过,也需要检讨一下,在教育小黑和田田的有些事情上,Clea经常骂我对他们有点溺爱了,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啊。

另外再加一個深刻點的文章,也是轉貼。

虎妈教育方式:中国传统的荣耀还是悲哀?

耶鲁大学法学院华裔教授蔡美儿,最近在其2011年新书《虎妈战歌》中称,以强迫压力为特点的中国传统子女教育方法,远优于西方式的教育方法,为了 使子女顺从家长的意愿,通过长时间训练使学业达到完美的状态,可以不惜使用精神威吓、停止饮食、语言羞辱等方式。这一说法在美国社会引起巨大的争论,各大 媒体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纷纷予以专题报道,参与讨论的读者人数众多,讨论的话题也已经不仅仅包括对子女教育的方法,甚至已经被拉扯到了中美国家间竞 争的话题上。

 

身为华人后裔的蔡美儿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由于出生在中国的农历虎年,因而在书中自称是“虎妈”(the Tiger Mother)。她十分强调自己的华人移民后裔身份,在其书中也以对比中西方传统子女教育方法的高下为主线。在1月8日,华尔街日报独家刊出了蔡美儿新书 的一个章节“为什么华人母亲是高人一筹的”,文中详细介绍了她所认同的华人培养所谓“成功的孩子”,也就是“数学精英和音乐天才”的方法,一时间吸引了美 国社会公众极大的关注,成为最近一段时间里公众关心的焦点话题之一。

 

根据媒体报道,在这本书中,蔡美儿以这种如何培养子女 成为“数学精英和音乐天才”的思路为主线,总结了她教育自己两个女儿的一些基本做法,大致如下:不得在外过夜;不得邀请玩伴来家;不得参加学校的演出;不 得抱怨没有被家长允许参加学校的活动;不得看电视或者玩计算机游戏;不得自作主张选择课外活动;单科成绩不得低于A;除了体育和戏剧课之外,每门学科必须 成为全班第一名; 只被允许学习演奏钢琴和小提琴。在这种强制教育模式的长期培养下,蔡美儿很为自己的两个女儿骄傲:小女儿是极具天赋的小提琴家,大女儿已经成功地在卡耐基 音乐厅表演钢琴。

 

在蔡美儿看来,成功的秘诀就是一再反复地练习,这样才能做到技能精通,然后人才会有自信心。但是人都会本 能地偷懒,因而只有在父母监督下的严格教育,才可能培养出优秀下一代。所以她在书中说,西方教育方式下的孩子每天练习小提琴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但作为华人 母亲,她的孩子每天至少也要练习3个小时才行。至于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是否会有快乐的感觉,她认为并不重要。按照她的观点,快乐的感觉来源于高超的技艺, 而不是自由和放纵,而要达到技艺炉火纯青的境界,家长就必须严厉,孩子就必须能够“吃苦”。而“Eat Bitterness”正是现代西方教育方式所缺乏的,这也就是中国传统教育方式优于西方模式的地方。她甚至认为迪斯尼电影中,常见的一群孩子奔向大海而 去的场面很没有意义,远没有参加比赛得奖的画面对孩子更有引导价值。

 

然而可能会出乎很多中国读者的意料之外,蔡美儿看起来 很成功的教育方式,在美国社会中遭遇到了一片嘘声。根据公共媒体的报道,美国大众普遍无法接受她的思维方式和教育方法。她曾经威胁自己的女儿,如果不能按 时完成一些指定乐谱的练习,所有的玩具就会被捐赠给慈善组织。任何时候,如果女儿表现不佳,她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诸如“你是垃圾”一类的语言,来教训孩子。 如果看见孩子贪恋食物,她也会毫不客气地训斥她们,“你已经够肥的了”。而最令美国人无法接受的例子之一,就是蔡美儿曾经有一次在生日聚餐中,直接拒绝了 女儿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因为在她看来,那是一件不够“完美”的手工制作。这一切在很多美国人看来,并不是教育方式的高下问题,根本上就是“虐待儿童”。蔡 美儿声称,她已经收到了很多的信件,对她的教育方式表示了严厉的谴责,甚至还有人对她发出了生命的威胁。有知名媒体干脆就直呼其为“疯子”。

 

对 于蔡美儿这种思维方式和教育方式,以及美国社会大众的强烈负面反应,是不难理解的。蔡美儿与其夫同为耶鲁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其姐妹中有一人是斯坦福大学教 授,而最早移民美国的父亲更早就曾经是加大伯克利分校的教授。从小在社会精英家庭中成长,她自然会养成一种社会精英的心态,对于自己的子女当然也会按照自 己的精英路线来培养,不会允许她们自行其是。严格家教的华人传统教育方式,则来自于她的父亲,一位从来不允许女儿做第二名的严厉学者。而在其他持反对怀疑 态度的美国人一方,由于自由主义的传统,一方面要尊重孩子的个人选择,同时也认为个人自由才是创造力的来源,自然就不会认同这种父母包办的人才培养方式, 更不要说采取威吓、强迫的手段了。

 

这种教育方式,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卓有成效。正如蔡美儿在接受《TIME》采访时说,她的 孩子们在接受了这种教育之后,相比于其他同龄人,具有各种别人无法望其项背的成就,将会比较容易在社会上获得一个好的位置(good spot)。毫无疑问,这也是很多赞同这种严管加灌输教育方式家长的共同想法。然而如果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就会明白,她这种所谓中国传统的教育模式,在 培养家庭精英后代的同时,也正好回答了两个重要的问题:其一,为什么美国有那么多的华裔科学家、工程师、艺术家,如果按照人口比例计算,可谓是人才辈出 了,但华人在美国的地位始终处于种族边缘地带,尤其在政治上一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族群, 缺少足够的发言权?

 

 

其 实答案就在大家习以为常的思维方式里,虎妈的子女教育方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亚洲移民在美国的一个常见特点,就是一种本能的缺乏归属感和安全感,因而 通过学习并精通一门技术,来在社会中取得一席之地,始终是亚洲移民中一种主流的思维。即便作为出生在美国的二代移民,她仍然有着很强的外来者本能,这一点 在书中表现得很明显。即便就是蔡家这样的社会精英家庭,仍然能看得到这种意识的痕迹。对于第一代移民,受自身条件所限,走这样的路,是无可厚非的。但到了 第二代第三代,还走在这样的路上,就只能说明种群的文化出了问题。从家庭角度看,父母完全无法预料子女的天赋和兴趣的变化,拔苗助长,前景未必如其所愿。 也就是所谓有意栽花花不成,无意插柳柳成荫的道理。更重要的是,蔡美儿的教育方式反映出的,恰恰是华人社会里一种重视个人前途、却漠视社会的文化传统。在 蔡家的成功秘籍里,没有任何的社会参与意识,只有自身发展,这与美国主流社会鼓励年轻人社会参与的文化,完全背道相左。这也就是华裔精英在美国都是星星点 灯,而不能成大气候的根本原因所在。

 

近些年来,由于来自中国和印度的技术移民人口大量增加,在美国的学校中出现了一种前所 未有的现象:课业表现优异的亚裔学生占据了各种领奖台,很多竞争激烈的知名高校,甚至不得不对录取人口种族按比例进行限制,来避免出现亚裔学生太多,而破 坏了各个种族教育权利均等的法律原则的现象。在这样的背景情况下,蔡美儿的这些观点和做法引起了很多其他种族家长对自己子女教育方式的忧虑,不知道自己应 该如何是好,很多人都纷纷求教于教育专家。甚至有不少知识分子都悲观地认为,整个西方教育方式已经无法与东方模式竞争,他们的下一代也将无法与中国人和印 度人竞争。但持不同观点的人士,就提出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像中国、印度这样的国家,每年培养出来的理工科学生和现有的工程师,数量上远远超过美国,但几 十年下来,始终只能在技术上跟着美国跑,创新能力完全不能和人才储备成比例,几乎所有的技术创新都是在美国最早出现的?

 

很 多人应该还记得,在1978年风光一时的科大少年班。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天才少年们,基本都已经从社会公众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了,据说多数在国外定居 了。剩下少数还可以被看到的,不是个别做了企业高管的,就是精神出了问题的。换句话说,不论他们个人的出路如何,似乎没有一个人,走上了当年邓小平、杨振 宁给他们设计的“向科学进军”之路,进而成为当代中国科学界的领军人物。在最近国际上组织的PISA考试中,上海学生大获全胜,赢得最高奖项,再次引起国 际间关于国家竞争力的争论。但是连北京的教育专家们也不得不承认,这实际上没有什么可高兴的,考试并不能说明问题,中国学生在创新能力和合作能力上,还无 法与欧美学生相比。

 

百年前一位德国社会学家在对比了中国与英国的国情之后,曾经说过大意是这样的一段话,中国之所以不能像 英国一样,成为最先进的国家,原因之一,就在于中国人的家庭结构,始终是一种从上到下的压制模式,长辈处于家庭权威的最高层,而最富有创新精神的年轻人基 本没有自我的空间,只能无条件顺从长辈的意志,进而整个国家也是处于同样的管理结构之中,结果民族整体缺乏创新与活力,最终造成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停滞不 前。从蔡美儿的教育模式和国内的现实可以看出,这样的传统直到今天仍然在相当程度上塑造主导着当今的华人社会,无论海内还是海外。

 

毋 庸讳言,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沿袭这样一种传统,在一方面,父母辈出于良好的用心,却塑造出了一群缺乏自我的年轻人。在另一方面,虽然可以看到很多训练有 素的青年才俊,社会却丧失了整体的创新能力。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自相矛盾的现象?归根结底一点,虽然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人都是自利的, 因而在作出决策时,都是以自己或者亲人的利益为出发点,但是分别在美国的自由主义文化传统与中国的束缚压制型文化传统下,所产生的结果,却截然不同。这也 就是为什么在现代社会中,几乎所有的技术创新和社会进步变革,几乎都是从美国首先兴起,然后才推广向全世界。看一看虎妈的教育方式,就不能不承认,传统作 为一种人群社会的标志现象,如果不能够与时俱进,顺应潮流积极变革,也会在某一时刻丧失活力而终于成为昨日黄花,虽然它也曾经看起来很美很辉煌。

點擊查看原文地址

7 条评论!

小朱啊 的头像
小朱啊 (未验证)

我以为你家有小孩子了,囧rz

蚂蚁来了 的头像

小黑和田田就是我们的孩子呀,再说了,我们有小孩已经不能算是很囧的事。。。

螞蟻來了——O型射手:特別喜歡探究真理的傾向,因此特別注意哲學和宗教,甚至會有預測未來的神秘能力。

小朱啊 的头像
小朱啊 (未验证)

囧的原因是因为我将文章理解错啦…

蚂蚁来了 的头像

malie0 | 2011-01-22 11:09

前段时间看到过纽约时报对这个事情的报道。个人觉得主要的问题在于中国人没有接受过人文思想的教育,不理解什么是人,也不懂得尊重人,更不知道人是目的不是手段。中国人很少会去思考我是谁,我为什么要活着,人生的意义之类的问题,因为中国人的情感和人生道路是被规定的,也就是本质先于存在

西方文化是“杀父文化”,而中国文化是“杀子文化”,因此中国人的精神从小就是被阉割的,缺少自我意识,残留了大量的口腔期和肛门期人格特质。所以中国人往往都没有自我,人的尊严和价值都要通过他人的认同才能获得,因此才会有很多人只想出人头地做人上人。但是国外的中国人忘了西方国家是人人平等的社会,每个人都有基本的尊严和权利,个人的价值并不需要通过出人头地(也就是所谓的“成功”)来获得。而中国人又很少会对既有常识进行反思,因此就算到了国外也延续着既有的观念,或许这是中国人的集体无意识吧。

从这个事情也可以看到知识的多寡、物质生活的贫富很难对中国人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产生大的影响。缺少自我的反思就算有再多的知识和财富也是不会有进步的。就象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喜欢启蒙大众,动不动就批判民众的愚昧。其实说到底所有的中国人骨子里都是农民,知识分子最该反省的是自己。如果知识分子只是停留在现实利益的得失、媚官还是媚俗中徘徊,没有自我的反思,没有超越世俗的精神上的追求,那么就算读了再多的书本质上和“愚昧的大众”是一样的。

中国人是一群活得可怜卑微的人

我觉得大家的分歧在于什么是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如何定义成功的教育。英国既有依顿公学也有夏山学校,教育理念和培养的目标不同。但是都可以同时存在,并且每个人可以各取所需自由发展。因为他们有自由民主法治做保证,每个人都有基本的文明普世价值。而中国的问题是价值观的单一,教育基本上还是“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理念,这大大限制了人的自由发展的天性。我的教育理念就是《死亡诗社》中传达的理念。而所谓中产的教育理念就是《死亡诗社》中导致年轻人自杀的那个父亲的理念。我反感古板守旧的中产阶级的精英教育的理念。我认为教育的目的就是人的自由发展,人的全面发展,每一个人都能发展自身的潜力,寻找一切存在的可能性,这才是以人为目的的教育。要知道现代社会人的异化

螞蟻來了——O型射手:特別喜歡探究真理的傾向,因此特別注意哲學和宗教,甚至會有預測未來的神秘能力。

蚂蚁来了 的头像

云之 | 2011-01-22 18:32

文章和讨论都很有意思。感觉是否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教育方式问题,另一个一个是文化问题。一个国家出一、两个虎妈不奇怪,西方也有这样的父母,如莫扎特的父亲、MJ的父亲,但如果一个社会出现普遍的虎妈,就只能说是个文化问题了。

好像是阿德勒说过,通常父母都会给孩子提供牛奶,也就是基本的养育,但这是不够的,父母还应给孩子提供蜜糖,也就是使他们热爱生活,华裔父母往往不重视给孩子提供蜜糖,这往往会影响到孩子的人生态度。他们会说,人生就是残酷的,早点认识到比较好,大概英伦就有这种想法。其实给孩子提供蜜糖,不代表忽视孩子或者溺爱孩子,当然我们不能给予我们所没有的东西,也就是说需要父母有对于生命的认识和感知,才可能传达给孩子,大概这就是人文教育。

有人提到自我,个人感觉,大部分中国人是不认同自我的,虽然不乏自大、自恋或自负,包括中国的一些自由主义学者。因为我们都是在批评教育中长大的,我们的“理想我”太强,这个理想我压抑内在的我,这样的人有许多遗憾,其实那是阴影,我们弥补遗憾时却是将阴影传给下一代。

马斯洛认为,自我实现是自我认同的人的标志之一。缺乏自我认同的人,在追求理想我的过程中很纠结,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很难自我实现。这大概可以解释华裔往往是好的员工却不是好的管理者,是好的子民,却不是好公民,是好的工具,却缺乏创造力。

表面是教育方式问题,核心是文化问题。

螞蟻來了——O型射手:特別喜歡探究真理的傾向,因此特別注意哲學和宗教,甚至會有預測未來的神秘能力。

蚂蚁来了 的头像

前天,知名专栏作家David Brooks在纽约时报上也就此发表了文章,题目是Amy Chua Is a Wimp(蔡美儿是个懦弱的人),同一篇文章在《国际先驱论坛报》(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上发表时题目是A tame tiger mother(一个被驯服了老虎妈妈)。这位专栏作家认为老虎妈妈的管教方法表面严厉,实际上太过于保护自己的孩子。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位华裔妈妈不懂得什么是孩子学习和成长中的真正难点。坚持弹奏4个小时的钢琴固然需要专注和毅力,但是比起去同学家过夜的难度来说算不上什么挑战。在同学家里,与其他14岁的女孩们互动,有意无意的争锋吃醋,实际上涉及到身份和地位的角力,对于社会规则的认知和遵守,找到个人与集体关系的微妙平衡。这都是孩子今后在社会中取得“成功”不可或缺的基本功,而这些基本功也不是坐在家里的强化训练或者耶鲁课堂上就可以学到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学校餐厅里与同学打交道对智力的要求比在一个人在图书馆读书要更高。

-----------转自翟华的博客《东方文化西方语》

螞蟻來了——O型射手:特別喜歡探究真理的傾向,因此特別注意哲學和宗教,甚至會有預測未來的神秘能力。

蚂蚁来了 的头像

http://www.goodreads.com/book/show/9160695-battle-hymn-of-the-tiger-mother
还有更多,去Amazon看看那些读者留言。很是有趣。40%多给了2星一下,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因为不同意书中表达的观点。这些读者中有些本身也是华裔或亚裔的后代。即便是在50%多给了4星和5星的读者里面,还 有是读者对书中的观点表示保留,有的甚至直接说 feel sorry for her children. 很想知道该书的中文版和国内的群众观点。

螞蟻來了——O型射手:特別喜歡探究真理的傾向,因此特別注意哲學和宗教,甚至會有預測未來的神秘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