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车祸为什么多?有些事,其實你自己可以改變~

订阅『在生活』 『在生活』内容相对比较分散,我们已经把所有发布的内容都融合到了一个Feed,欢迎大家通过后面这个统一的地址订阅,我们以后还会融合更多的内容进来。



10月
22

昨天跟媽媽打電話聊天的時候,她問我過年是否回去,因為她覺得正過年的時候家裡比較熱鬧,可能我們會覺得更好玩一些。但是,我跟她講,我們還是不想在節假日高峰期出行,還是想和往年一樣,年前或者年後再回去。

我給她的解釋是:每年在節假日高峰,光車禍就要死很多人,這次十一黃金周又是上百人罹難。再遠一點的動車追尾,湖南沉船……趕著回家,但是永遠都回不了家的“戲”(可能這個詞對死者有些不敬,但是請原諒我找不到一個好詞),幾乎每天都在上演着。

本來這件事的重點就是好好的活著回去看家人,帶給他們快樂和安心,如果帶回去的是不愉快和擔心,還不如不要回去~其實,這件事什麼時間都可以,不一定要是過年大家都趕的時候。我們不想再給這脆弱的中國交通狀況添亂,況且我們自己也有能力可以不一定要在高峰期出行。雖然就我們兩個人這麼想沒多大用處,但是如果多一些像我們這麼想的人,情況就會有好轉的,至少會朝著好的方面去發展。

而且,我和我太太一直沒有打算再自己開車,因為一則我們分析了我們自己的特性,感覺自己真的不適合開車,如果不是危險了自己,肯定就是危險了別人,所以,還是不要再去添亂的好。再一則,見識到了太多的狀況,連走路都要小心開車的人,換了我們開車照樣還是躲不過的。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武漢的公交司機在全國的BBS上有多麼的有名氣,而我,就是從小在他們的伴隨下長大的(有點誇張,不過的卻是我最初對武漢公交的印象的卻如此)。去年在武漢的時候,我們就常常在想,這些司機是怎麼做到能不撞到路邊突然冒出來的行人,自行車以及電動車的?就算撞到也是碰到,還能保證對方不會倒~~~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好彩,武漢其實每天這類的事故多了去了,突然冒出來的危險,你總有躲不了的時候,只是我們恰好沒遇到而已。因為我們都在盡量避免高峰期出門,盡量不走高流量的路線(在武漢有一次我們堵了幾個小時,總共大概3-5公里路的樣子,堵的原因是出城的車佔用了三股車道,留了一股給進城的,甚至有部分地方只剩半股,有的地方自行車道都用上了,同樣,進城的方向也是同樣,進城的用了三股,留了一股給出城的車,而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其他的障礙,路是通的,全是被這些車亂串導致的堵死。形象的說就是有兩個胖胖的三角形頭碰頭的在那你擠我我擠你,而且三角形的底邊還在不停的加入更長的橫線!)……

那時,父親總慫恿我再去把駕照考回來。他告訴我,躲避這些人這些車的反應力是練出來的。這個我承認,只要能忍,就可以變成忍者神龜了~~~

而我心裡想的是,本來開車是為了什麼呢?為了方便,為了舒服,不用再去擠車……但是,如果還是堵車,而且更嚴重呢?如果本來開車應該是很享受的事情,至少不應該是遭罪吧,可你幹嘛要開車開得像玩躲避球遊戲一樣的遭罪呢?除非你真的沒的選,一定要自己開車,否則還是不要了。至少目前我們還有的選擇。再說,如非必要,不開車比較環保~

總之,搞清楚自己最初的意圖很重要,不要為了回家而回家,也不要為了開車而開車……沒鹽沒味的話我不想多說,大家看下面這篇文章吧!

中国的车祸为什么多?一个”海归”的亲身体验(转貼)

最近,一个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车祸去世, 他的小孩才3岁. 参加完葬礼, 想起小孩子挂满泪珠的小脸, 彻夜难寐.

上百度一搜索, 发现中国的车祸死亡率已经连续10多年保持世界第一. 我们以世界3%的汽车保有量, 制造了全球16%的死亡人数.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开车最危险的地方.

大 多数网友都把车祸多的原因归咎为中国司机素质低,开车不规矩. 我强烈反对这种”素质论”. 本人在中国出生,长大, 大学毕业后去美国读硕士, 在美国考的车牌, 后由于工作原因,跑了不少国家, 在香港,日本,意大利,墨西哥,泰国, 菲律宾都开过车. 我认为中国的车祸多, 最主要的原因是整个交通管理的理念落后.

我从来不觉得美国人的素质比中国人高很多。你看过新奥尔良风灾的照片吗?美国的大兵是带着冲锋枪去灾区救援的。 如果他们不带枪,当地就会有人打砸抢。 汶川地震时解放军有带枪吗?

我国城市每万辆车死亡率是美国的17.8倍,我们的素质会比他们差17.8倍吗?“素质论”掩盖了车祸多的真正原因,也撇清了交管部门的责任。

要拯救我们身边将要在车祸中丧生或受伤的亲人和朋友, 最可行和最快的方法是改革中国的交通管理的理念和体系. 交通管理和工厂管理一样,本质上是一门科学. 中国的工厂可以引进国外先进的管理经验, 为什么交通管理不能引进别人的经验?

以下是我在国外和国内开车的一些体会, 供大家参考:

1) 在美国学车的时候, 教车师傅第一课就告诉我, 后方45度左右的地方是左右后视镜的盲点. 如果超车后换线,必须要略转一下头, 以眼角的余光确保盲点位置没有车才能换线. 如果你跟在别人的车后面,最好不要长时间呆在前车的盲区, 以免对方看不见你而突然转向。

这个盲区,所有欧美国家的司机都知道. 我问过南美和东南亚等所谓”第三世界国家”的朋友,他们也都知道, 并且很惊讶我问他们这个问题. 在他们看来,这就跟天是蓝的, 草是绿的一样,每个人都应该知道。

在中国, 我们交学费去驾校学车,教车师傅有教过你盲点吗? 没有, 因为他们的师傅也没有教过他们. 我们只能自己从车祸中以血的代价来领会。

2) 中国的交通要改善,驾校是第一个要动刀的地方。我再说两个例子:
a. 在美国超车后换线,师傅会告诉你,在后视镜中看到了后车的前轮才可以换线。这种方法可操作性很强。 但在中国没有人教这个,偶而有师傅教的话也只是说50米或60米。在后视镜中你怎么能知道50米有多远呢?

b. 关于远光灯,所有的美国司机都知道,起雾时不要打远光灯,因为反而看不清楚;
另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乱开远光灯,如果你干扰了对面车司机的视线,撞到你了是自己倒霉。
中国的教车师傅不教这些, 他们老是强调要眼明手快,好像只有反应快才能在路上活下来. 基本的安全知识反而不教。

3) 在美国, 如果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 交警至少在200米以外就在地上放置冷光蜡烛(防风), 提醒你换线, 冷光蜡烛连成一条长长的火光斜线, 后方的司机有非常足够的时间避开故障区.

而 在中国,交警顶多在几十米开外放一个荧光的警示牌, 等你看到了, 离故障车也就剩下几秒钟的反应时间. 三角标志和雪糕筒都是很不科学的装备,天黑的时候不够显眼,体积又太大,交警和司机都不可能带太多。直接放在路中间的话容易造成车祸,放在路边又容易被忽 视。 强烈建议中国的交管部门研究和引进西方的冷光蜡烛。体积小,不占地方,使用方便,直接扔在路上就行,万一不小心碾过了一两个也不用刹车。

如果我们也采取欧美一样的故障警示方式, 每年能救下多少人命? 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在广东, 这几年仅在京珠高速和虎门大桥上因为故障处理车追尾就牺牲了5位交警。

4) 在中国,交管部门喜欢在车道中的隔离带建花坛, 有些地方甚至连高速公路的隔离带也有花坛。 这种做法全世界只有中国有。为什么别的国家不搞? 别人是有道理的。 花坛建在路中间容易让司机分神, 用隔离栏最实用, 还便宜. 另外,花坛需要定时修剪和浇水. 在维护的时候,停在路边的园林车, 还有缓慢行驶的洒水车都很容易造成追尾。 要美化市容,花坛可以建在路边。如果中间一定要种花草, 能不能采用不需修剪和免浇水的品种?

5) 我回国已经10年了,在国内也开了10年车。我跟普通的中国司机一样,偶尔图方便也会犯犯规,比如双黄线左转等等。但在国外就不敢。 我觉得我的个人素质没变(普通人一个),之所以在国内乱开车, 在国外小心谨慎, 是因为国外违规的成本远比国内高。以我在美国开车的经验为例,感觉上每违规10次,至少会被交警逮到1次。有一次在三藩市郊外,凌晨两点在65英里的高速 上开到80英里也被警车拦住罚款。美国的交警大都是流动执法, 会从任何一个地方冒出来,让你不敢心存侥幸。 反观国内,我们的交警很喜欢呆在十字路口。 很多地方还让交警站在十字路口指挥交通。我一直没想明白, 路口不是有交通灯吗?红灯停,绿灯走,清楚直白,为什么还要交警做复杂的动作去发相同的指示?中国交警编制增加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车辆,有限的警力还是应该 用在刀刃上,十字路口还是交给红绿灯吧。

6)最后我想强调一个观点,交通管理和其他领域的管理一样,是一门科学,需要以科学的态 度去研究。美国有科研人员研究了全美事故率最高的10个十字路口,发现了一个普遍问题,这些十字路口的交通灯都不够高,不够多。如果前面是个货车,跟在后 面的车就看不见交通灯变化,容易造成追尾。政府按他们的研究对交通灯进行改良后,发现第二年事故减少了15%。 如果这个研究结果正确的话,90%的中国红绿灯都有改善的空间,而且一改马上就能见效。这样每年能挽救多少人命,减少多少损失?这些成果别人都已经研究好 了,都是公开发表的,不用专利费,我们只要拿来就可以了,为什么不做? 国家每年这么多代表团出访,每年花这么多钱去引进技术,比如高铁。为什么没有人肯花时间去研究别人交通管理的先进经验?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的专业和工作和交通没有半点关系。我对交通管理的理解是一个普通驾驶者的粗浅理解。 但我强烈反对以司机“素质差”来解释中国交通管理的落后。素质差的是我们交通的管理者,差的是管理的理念,而不是司机。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认为中国的司机素质低,该死,政府就没有做好工作的压力。驾校发财了,交通局子升官了,我们自己很开心地给自己扣上“素质低”的帽子,最后还要把自己的命搭上。

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一”了,该到改变的时候了。 如果每一个人都置身事外,下一个出车祸的,可能就是我和你!

 

外一則:旅遊遭罪

上面談到了開車遭罪,其實,這種情況愈演愈烈,黃金周高峰期的旅遊更甚。

很久之前,我們就覺得在中國,節假日黃金周去旅遊真的是花錢買罪受。我還在讀初中的時候,住我們家樓下一家人趁黃金周出去旅遊,結果很慘兮兮的回來了,也沒玩好,遇到人太多,原來旅行社約定的住宿問題因為黃金周人太多,根本沒法解決,甚至連打地舖的待遇都沒有。更慘的是還遇到降溫,一家三口還全病了。。。

現在也一樣,因為人越來越多,但是景點和交通都跟不上,周邊的配套也是,旅遊服務更是跟不上。

每次看到黃金周,小長假的景點照片上密密麻麻的人頭,我就有點犯密集物體恐懼症,頭皮真的會發麻啊~~~

還有各種大量人群密集的活動,比如世博會,武漢大學賞櫻花,我想起來還是頭皮發麻。。。

尤其是世博會這種在個方面上簡直就是個完全的失敗列子,在下面我會附上一篇文章詳細說明下。

我倒不是說旅遊不好,更不是說黃金周不好,我想說的是在高峰期的國內旅遊,如果各方都認真一點,實際一點,各司其責,把旅遊配套服務,交通運輸都搞好,我想我還是願意去享受的。

但是,每年的這些節日過後,很多人都會發牢騷,來說自己遭了罪。然後,下一次,還沒到長假,就又開始新的計劃出發了。

有時候我真的想不明白國人的這種思維,或者說他們的自我治愈能力相當強,居然能被同一條蛇咬無數次都不會害怕,也不會死,而且,被咬完了很快就忘記了傷痛。。。

上面其實說了,當變則要變,管理者要變,這個你可能暫時左右不了,但是,我們作為個體也應該變,而且自己可以決定變就去變。不要跟我說,我變了人家不變有什麼用?你怎麼知道沒用?你怎麼知道你變了,人家就不會變?難道僅僅是因為給自己不想變找藉口比較簡單麼?

 

外二則:遊民素質

 上面文章裡提到了素質問題,其實人民的素質其次,重點還是管理者的素質問題比較大。下面這篇文章也不謀而合。

當然,這裡說的並不是全部的失敗所在,還有更大的問題存在。有興趣知道更多朋友可以翻:(牆出去自己查一下這裡面的問題。

杨恒均:世博失败的秘密 (轉貼)

去世博之前,有两个印象。一个是我认识的朋友们,谈到世博会,大部分人告诉我:还没有去,也不会去。另外一个印象是这几天从上海出租车司机那里得到的评价:世博啊,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

 

昨天入园的人不多,而且我们是下午一点才到,但我们三个人的手表都显示:整整32分钟后,我们才经过了安全检查。我对这两位说,你们没有抱怨,这几百游客也没有抱怨,这是何等高的素质?但我告诉你,全世界可能没有第二个地方,花费160元的门票来参观,仅仅在门口等待安检,就花掉了32分钟!这是我的时间,也是我的钱! 

 

我问世博园的工作人员:哪里可以租到轮椅与老人?

 

这两位年轻人此后再也没有说要找朋友带我走绿色通道的事,我之前已经明确告诉他们,如果我要走绿色通道,我至少可以找到十位上海朋友带我,不用排队,参观那些需要排队的场馆。那两位年轻人听到这里,很有点钦佩我的样子。当然,钦佩的眼神后面也仍然难掩一丝狐疑。

 

而这狐疑很快代替了钦佩。因为从“石油馆”开始,凡是我们计划要进去的场 馆,几乎都需要排队三个甚至四、五个小时以上,这对于我们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在那种气温下站一会儿,浑身就汗湿了。更有甚者,当我们到了中国馆的时 候,才知道这里需要“预约票”,而“预约票”早在早上9点多种就发完了……

 

我们三人只好在中国馆对面的石阶上坐下,一是累了,二是坐下来可以商量一下 怎么办。我能够感觉到,小王的女朋友对我开始不以为然了,我想,她很可能认为我自作自受,要体验生活,体验世博,结果弄得自己狼狈不堪,现在要坐在路边眼 巴巴看着别人排队进馆。按照目前的境况,我们连一个大馆也参观不了。

 

我一边不停地擦汗,一边对小王解释道,我们在这里坐一会吧,反正我来这里并不是要参观那些国家馆什么的,那些国家我几乎都去过,还用去宣传它们的展览馆?里面听说也就是放放录像什么的,不看也罢。不如我们在这里好好观察一下。

 

这里值得写作者观察的事确实很多,例如,眼前一个红绿灯前经过的人群中,轮 椅特别多。我并不觉得轮椅上的老人都是化妆的,不方便人士都是假装的,我认为他们都是真的,有些甚至一眼看上去就是失去了知觉的严重的残疾人。我说,直觉 告诉我:世博园里的轮椅比例比全国任何一个场合的都高出十倍以上,难道传说中出租轮椅与老人真有其事?

 

小王马上说,哎,中国人真丢人,这素质,让世博蒙羞……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开口了,我是对经过身边的一位世博工作人员说的:请问,这里什么地方可以租轮椅和老人?或者,你们有没有需要照顾的老人,我可以充当自愿者,推他们到各处参观……

 

我的年纪与打扮,以及我严肃的表情,让那位世博工作人员不知所措,和我并不熟的小王脸上也有难堪的表情。事后,他小声对我抱怨道,这也就是你,要是别人这样调侃他们,他们早反唇相讥,甚至大打出手了。


我立即说,你以为我在调侃他们吗?小王有些吃惊,但很显然,他认为此时此刻,我还在和他开玩笑。


我说,你说实话,你们上海的记者有几个人真正排队三个小时去参观过那些大馆?我们刚才经过了石油馆、韩国馆、日本馆、沙特馆等,我让你们都给我拍照了,你 们不是没有注意那些排队的都是什么人吧,你看到有几个精英模样的中国人在排队?几个外国人或者看上去“有身份”的人在接近40度的高温下等待三个多小时? 而那些排队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不但花费了160元的门票,还有差旅费,他们到这里来体验的就是一个字:等。


我接着说,在进来之前,我认为租一个轮椅和老人走绿色通道是不道德的,是中 国人素质低下的表现,是给世博蒙羞,但现在,我认为是世博会让这些进来推轮椅的中国人蒙羞!世界上还有几个地方的人被忽悠进来后,需要等待如此之久才能看 上一个空空如也的场馆?而且他们是以国家的名义来忽悠个人!


我又补充道:你希望高素质的人如何做?西方人素质高吗?你去他们排队最长的迪斯尼乐园了解一下,如果几个主要的游戏机前排队都超过三小时,你看他们不闹起来?听说,在世博排队最长的德国场馆门前,“素质低下”的中国民众终于忍不住高喊“纳粹、纳粹”,弄得德国馆不得不加强保安。你在评价这些低素质的民众之前,去德国馆前的高温走道里排上三个小时吧,我保准你想到了纳粹集中营里的毒气室……


小王的女朋友听得目瞪口呆,媒体人小王则满脸通红,一副不赞成我,要对我进行激烈回击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的样子——

 

我给一位“票贩子”洗脑后,他决定带我们游园

 

小王还没有机会表达反对意见,我们就遇到了新情况。一位“票贩子”问我们要 不要买“预约票”,中国馆的此段时间的预约票比较便宜:150元一张。这也就是早上在门口免费派发的那种票,有了这种票,你才能在中国馆排三个小时的队入 场欣赏凝聚了中国人智慧的“清明上河图”。这已经是第三个票贩子来向我们兜售。我其实早就猜到这种情况会发生,也是我故意坐在这里“守株待兔”的原因。记 住,中国人的智慧告诉我,凡是有不方便、不公平的事,一定有“违法乱纪”的人来帮你搞定,你准备好钱就行了。


前面两个票贩子过来兜售时,我都不理睬他们,这一个问时,我招手让他坐在我 旁边,好像要开始谈价钱的样子,其实,我发现他是我要找的人,眼前这一位很年轻。接下来的事,在小王他们两人眼里看来,就是奇迹发生了。因为在我和那个年 轻的“票贩子”谈了20分钟后,那小伙子站起来,说他要带我们到处走走。

 

接下来的四个半小时里,这位“票贩子”带着我们三位(中途小王离开了一会)走过世博园,推荐了几个有意思的小场馆给我们看(确实不错),而且在两个主要的场馆前,打电话给里面的工作人员,让我们不用排队,从旁边进入两个场馆参观,整个过程中,那位“票贩子”一直和我聊天,小王和他的女朋友跟在后面,有时紧锁眉头,有时疑惑不已,不知道我为什么从拒绝找关系走绿色通道,却又跟着一个“票贩子”走比绿色通道还要快捷的后门……


下午七点多种的时候,那位“票贩子”说还有事,要离开一会,他说,如果等一 会有时间,他会去收集一些免费派发的音乐磁碟送给我,例如沙特馆送的那张,很多人喜欢。他走的时候,和我们握手,我和他互相留下了电话。小王的照相机里也 留下了他和我一起的好多张合影(这些也给同学们看了,但不要漏出去)。他还掏出了几张澳门馆的预约票送给我……


他的背影消失在世博中轴线时,小王才回过神来,问道,你给了他多少钱?

 

我说,给钱?你看到我给他钱了吗?他倒是送了我们“预约票”,还帮我们开后门进了需要排队的场馆,还一路给我们介绍各个场馆的情况,例如他说非洲馆的很多“非洲手工艺品”其实是从上海豫园与城隍庙那里批发过来的……


我不明白,小王打断我,这事显然超过了他当记者的想象力。


我说,这是他的手机,你也有他的照片,我后天就离开上海,你刚才也听到了, 他说只要是我的朋友,随时可以找他,他都愿意免费陪同他们游园,开方便之门……你可以随时联系他,在你不披露他的姓名与照片的情况下,你可以报道他对我讲 过的那些事,甚至可以去查证,我想,他不会拒绝你的。……我还强调了 一句,他不知道我的名字叫杨恒均,他叫我“杨哥”,他当然更不是我的读者。


小王问,真有些不可思议,你用了什么魔法?你有什么控制年轻人的秘密?他又加了一句:你们20分钟谈了什么?你们后来一直在嘀嘀咕咕,又谈了些什么?


我说,我那20分钟里和他谈的话暂时保密,因为这也是世博会让人更加失望的秘密。但他陪同我四个小时里同我谈的话,我却可以告诉你:他告诉我的关于世博的一些事,恐怕是你们这些报道世博的记者都还没有完全挖掘出来的。你莫非真认为我想他带我不排队进入那些场馆?不是的,我根本就对那些场馆毫无兴趣,他在向我示范他们是怎么做的……


我用什么秘密方法了解到一些世博的“秘密”?


这位“票贩子”其实是世博的工作人员。他去年才从南方某大学毕业,投递了几份简历,没想到就被世博局录用了,从今年四月份就供职于世博会,从事xx安检与保卫工作。他当时认为能够来世博是莫大的荣幸,但不久后就发现,这里不但不那么伟大,而且……最早他们就是使用拉开链条让一些人不排队进入的方式赚钱,其中沙特馆的保安中队长在短时间里用“开后链”的方式,赚了十几万人民币,高峰时,一个不用排队而放进沙特馆的游客竟然要交一千元人民币给他。后来这个中队长被人举报了,遭到开除。


他说,这种被开除的人不在少数,而他得到的“预约票”则是从门口安检人员那里得来的,他下班后就在附近兜售,卖出去后,这些钱要分的…… 他说,世博园最怕的是死人,以前有一位游客认为自己被不公正对待,于是就想从韩国馆二楼跳下去,幸亏他的同事把他抱住了……八月份天气热的时候,每天排队 的长龙中就有高达三百多位游客中暑,上面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避免任何人死在世博会里……他还告诉我世博园里各种乌七八糟的事,他说,他也不想干这种倒 卖预约票的事,可大家都干,他也就干了。有时看到外地来的绝对没有希望进入中国馆的人,掏钱买到了黑市的预约票那高兴的样子,他甚至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他还讲了很多说出来就有可能立即辨别出他是谁的世博轶事,我这里就不讲了,但四个多小时里,他基本上把他知道的各种事都讲了一遍,他讲了婴儿车,讲了轮椅。他还常常发表一些评论,他说他不明白,这里已经无法容纳那么多游客了,为什么国家还开动所有的机器,不停地忽悠人家来参观?他说,其实那些大场馆里什么也没有,只是放放录像而已。他说,他进来时参加培训,他看到以前世界各国的世博会介绍,那可是科技发明与先进观念的展示厅,可我们这里呢,完全是一些建筑,以及简单的陈列室里的录像片。他在世博工作越久,越不明白,这样一个展览加上游乐园,为什么要拔高到那么高的高度,吸引那么多百姓来参观?


我上面讲的这些,当时小王也听到了一些,但没有那么全面,当我把这些告诉他 的时候,他像听天书一样,他依然想知道,我是用什么办法,用了短短20分钟时间,就让一个世博工作人员,放弃了在中国馆前继续贩卖“预约票”,自愿免费为 我导游了四个多小时,还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儿泄露了出来,他说这简直像哪些蒙汗药党们拍拍人家的肩膀,就套到了银行卡密码一样不可思议……


我说,那个“票贩子”信任我,分手的时候甚至有些依依不舍,你都看到了…… 这一切的秘密就在于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当“票贩子”,我问他,你这么年轻,干这事,被公安抓到了,会影响前途的。当我手机上出现见到票贩子就要举报的公 安信息时,我告诉那孩子,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毁了自己。我还问他,你能赚多少钱?是否可以找到能够同样赚这么多钱而不冒风险的活?


他说,他是南方的农村人,从上大学到突然来到陌生的上海工作,他第一次碰上我这么特殊的人,他向我兜售“预约票”,我却关心他的安全。他说我很特殊,他说,他的同事确实被便衣抓过,都开除了。


于是,他就开始告诉我他知道的一切,包括他的个人情况以及理想。他是满怀信心来到伟大的世博园的,但不久他发现这里本身充满了谎言与欺骗,这里最大的“票贩子”不是他这样的人,而是那些不停忽悠人家买票入场,入场后却又无法提供相关服务的组织者。他们以各种方式销售根本不值那么多钱的门票,以及大量奉送昂贵的免费门票,以提高门票销售……


就这么简单?小王听完我的复述后急不可耐地问,就这些简单的对话,20分钟不到,他竟然成为你的小跟班,陪同你游园,为你做了那么多事?


我说,你别把这些看得那么简单,这其实是最大的秘密,不但是我今天“成功”(让一位世博工作人员帮我们忙)的秘密,也是世博会在很多人眼里,渐渐从成功变成“失败”的秘密……


世博会的秘密:无关中国人的素质


小王问我,这也关世博会的秘密?我说,是的。很多人到世博会去挖掘中国人的劣根性与低素质,这没有错,但中国人的低素质与劣根性没必要到世博会去挖掘,到处都有。就我今天一下午的观察,世博会发生的一些怪现象反而和中国人低素质没有必然的联系。 这里的食物并不贵,这里的工作人员都很勤快,到这里的中国人的素质相对于地球上在这个GDP(人均)水平上的人民来说,一点也不低。至于一些恶习,一些小 偷小摸现象,根本不能作为中国人素质低的标准,我到俄罗斯一次,就被偷一次,而我在中国,十几年都没有被偷一次,是不是说明俄罗斯人的素质比中国人低?再 说,我走了那么多地方,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地方的民众,能够忍耐如此的高温与恶劣的环境,竟然排三个多小时的队——几乎没有插队与骚乱现象,其中还不乏 昏倒的——去参观一些空空如也的房子,美国人也大概只有他们的军队在保家卫国时才有这种耐心与热情……

 

中国人素质不低,低的是那些忽悠这些中国人的人,尤其是那些组织者。民众为什么都要去看世博?因为你宣传了,你忽悠了,你用举国体制宣传,你用举国体制忽悠。这原本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展览性质的事儿,正如奥运会也只不过是一件体育盛事一样,可偏偏有人要政治化,要把这玩意硬是弄成一个巨大无比的东西,弄成一个和国家的尊严,与一个民族的崛起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玩意……

 

问题的根本就出在如何为世博定位,那些为世博定位的人,都是胸怀祖国放眼宇宙的,而为他们买单的却是一个一个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中国人。世博的定位原本应该本着“以人为本”,现在却是适得其反,人人以世博为本,世博以国家为本,于是,一边据说世博提升了中国的地位,一边是中国人的地位甚至尊严在世博中不保……

 

世博是世界Meet中国的地方:这里是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认识中国的地 方。但世界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中国人又看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举个例子吧。中国的几个场馆,我只进去了一个澳门馆(因为那个小兄弟送了几张“预 约票”给我),出来的时候,我告诉小王他们,这是我看到的最令人震惊的世博宣传:走遍了澳门整个展馆,我从录像上看到了特首和领导人在讲话,我看到好吃的 蛋挞与葡国烧烤,我看到了大海与高楼,我唯一没有看到的——甚至没有听到一个字的,则是澳门之所以成为澳门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城市的独有特点:澳门的博彩业。当然,这个不属于中国大陆的主旋律,于是被删除了。请问,对博彩业只字不提的澳门馆,向世人介绍的还是澳门吗?

 

我在上海看电视,几乎每一个小时就出现世博的宣传片、广告与新闻,上海是一个商业化程度很高的城市,请问,如果我们把电视宣传片换成商业广告,那收入能够造几个世博园,你真不清楚,还是假装不知道?

 

作为世博会,在做任何宣传与招徕之前,都应该科学计算进园人数,以及他们在园里游玩、生存状况,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世博园明明已经达到饱和,可外面的发送免费票,单位组织旅游与不花钱的国营电视台的电视广告还源源不断,请问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前来世博园的中国人都是什么样的素质,但我明确告诉你,如果我是外地的,如果是我自己买票到世博园旅游,那么,当我进入世博园后,当我没有选择,当我绝望地看着长长的队伍的时候……我一定会找机会买通人带我进去,甚至会生出租一个轮椅的念头——这不是我素质低,也不是我缺德,更不是我习惯活在没有尊严之中,而是这样的搞法,这样的环境,让人素质高不起来,让人活得难有尊严!

 當然,看完這文章有的人會給自己“素質低”找到認同感,你看吧,都不是我自己的問題,其實,所有的所有,都是人家在討論哪個問題比較嚴重,對於整件事情,當然是管理者的素質問題比較嚴重,這才是人家的論點。

但是,對於個體,你自己,再小的素質問題也是大問題,這個人家可以不討論,不追究,但是,你自己呢?願意騙自己,覺得自己沒錯的,我也沒啥可說的,但是我自己會要求我自己,認真去對待,適當去改變!